当前位置: 聚富财经 > 基金 > 私募动态 >

申毅的傲娇:对风险控制的要求可能超出投资人

2018-11-29 14:48:35 来源:未知 浏览:
    刚过完50岁生日的申毅,在国内量化的江湖地位毋庸置疑。
 
  不仅因为创业之前在华尔街多年的历练——在高盛集团曾担任美国股票和ETF自营团队主管,还被派往英国一手创建高盛欧洲ETF部门。后来在世界顶级市场中性对冲基金千禧年曾担任量化投资基金经理。
 
  更是因为申毅投资是中国第一个金融机构股指期货户——在股指期货放闸前夕的2010年,时隔20年后回到故乡上海,与老同事、曾担任高盛量化投资部首席运营官Eric一同创业,成立以自己个人名字命名的公司,希望成为“百年老店”,而近8年的可追溯公开业绩使其成为国内量化实盘的最长记录。
 
  在外界的印象中,申毅投资一向以平稳的收益率和较低的回撤著称,“风控这个事情,可能我们做得太多以至于超出了投资人需求。如果说有‘水土不服’,仅就这一个方面”。
 
  “我们比较重视长期稳定的业绩,对风险的控制上极大的投入程度,远远超过我们同行的努力。”据了解,申毅投资的风险管理从市场和运营两方面着手,市场方面可以细分为组合上的相对基准中性、行业的中性、个股指数权重+流动性管理,组合预警止损机制;而运营可细分为完备的合规风控流程、标准化的内部运营流程、清晰的灾备计划及热备机房,与一流的基金服务商合作。
 
  而回国后的申毅却发现,与海外投资人不同,大多数中国投资人认为可以接受一定范围内的风险,并尽可能扩大收益,“收益第一风险第二”。但在申毅这里排序正好倒过来:“技术上也可以做到,但感情和理念上做不到。”
 
  在申毅看来,如此一来,最后受损失的还是投资人——当净值创新高,作为私募管理人提取管理费和超额收益提成,过一段时间市场波动出现回撤,对投资人并非好事。
 
  “这对管理人来说其实是隐含对资本金风险的看涨期权,我还是觉得要守住心里的底线,以我们认为的对投资人最好的方式去服务。”沉默了几秒,申毅补充道:“如果有投资人想法不同,可以赎回。”
 
  当新浪财经追问申毅:“你说在风控上自己做的太多了,算自嘲么?”申毅听完笑了:“算是自嘲性的傲娇”。
 
  在2016年以前,申毅投资没有市场团队、没有销售团队,业绩一直保持着15%-20%的年化收益和不到1个点的最大回撤,几乎都是客户上门。
 
  在连续经历2016、2017两个量化小年后,加上股指期货受限多支产品几乎没有仓位,使得公司管理规模几近缩水一半。
 
  即便如此,申毅仍然遵守契约,按照合同约定坚持市场中性风格不漂移,“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没有和投资人做沟通确认的情况下增加风险敞口,这是不道德的。”
 
  申毅明白自己坚持的这些原则并不一定会得到所有投资人的理解,“但这是暂时的,市场终会教人明白,所谓敬畏市场,实际上就是你坚守的‘道德洁癖’能在纷乱中成为一股清流,保留你的敬畏心”。
 
  随后他在公司内部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
 
  在原有30余人的投研团队基础上,增加市场团队,强化与投资人沟通,根据其风险偏好和收益预期考核指标量化,从产品设立到投资操作全部推出个性化定制,并由之前的投资人追加投资已有产品的模式改为成立单一新产品账户。他坚信这个市场对衍生品策略的需求未来定会扩大,而对每只产品的合规审慎的内审流程再次被强化。“哪怕是赎回的投资人,我们保持理解,继续沟通。量化是个时间胜率的投资,因为我们要走长路,长路靠信誉。”
 
  坊间有个段子:“路遥知马力 日久见申毅”。再后来,申毅市场团队把这句话加入对外的路演PPT的第一页。
 
  除了团队上扩充市场部外,还确立和夯实五大核心策略:市场中性量化多策略、期权策略、量化选股策略、CTA策略、海外交易策略,每一个策略都由申毅确定总体策略方向后由团队完善执行。
 
  如期权策略,自2015年上交所上市50ETF起,申毅将此策略配置在客户产品里,“自去年起,就有国内大机构投资人将家族信托资金投置我们的期权策略,期间不断增持。我想,除了收益以外,这家机构认可我们的,还是风控”,申毅诚恳地说。“我们的交易软件和团队,我认为是非常棒的。”而量化选股策略,“我们对风险因子的把控是实时的,而对策略模型本身的抗压做到了极致。”
 
  在谈及“量化团队容易分家”的行业弊病,创业近10年的申毅坦言自己把道德标准、成长诉求、价值观看作与投资能力同等重要的招聘标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为稳定团队,除了经济上让利之外,还需要个人感召力,“当然不信你的人也很难说服他。”
 
  对于团队管理,未来希望更多成为把握方向的船长,慢慢退出具体交易。申毅的愿望是培养出一支队伍来,除了自己兴趣使然参与交易,腾出一部分时间精力参与公益,或讲台上面对莘莘学子、或与同行禅茶房里煮酒论道。“目前我在公司内部交易中参与程度还是过多了一点,这个不好。第一,应该让团队有更多的权限;第二,对他们(公司团队里的年轻人)也是个锻炼;第三,我不可能每分每秒在,要逐渐减少依赖性。”
 
  入行以来,经历1998、2008、2015年几次大的牛熊转折点,见过太多同行声名鹊起后来再也不见,一向重视风控的申毅并没有在回撤和流动性上吃过大亏,但部分投资人常笑称“赚的不够多”,倒是让他回想起多年前在高盛负责自营资金管理,有一段时间自己的胜率极高以致每天都在赚钱,但主管却跟他说:“你追求的是最大化利润而不是回报率,也不是每天的胜率或者无穷大的夏普,你每天都不输钱说明你承担的风险太小了。因为对自营盘来说,只要能够获取更高的收益,就应该承担更大的风险,直到最优。”
 
  申毅也在想,未来有一天当他完全放手交给团队脱离具体交易环节,没有了道德风险,自己是不是可以腾出精力来做自营盘:提高风险预算以此提高收益率。“你想多高的预期收益与承担多大的风险完全挂钩。”
 
  “每件事情发生都是上帝的美意,所以不要随意地错过。你回过头来看很多事都是如此。”已经迈进知天命年纪的申毅,闲暇时还喜欢看武侠玄幻小说。在他的规划中,理性应留给资本市场,而感性留给生活瞬间,他不愿展露自己的“柔软”,不愿纠缠外界的误解,身在其中的似乎又想办法抽离,无需向他人证明什么,但希望未来自己可以“更多换位思考,去想客户他们需要什么,他们对市场怎么看,希望达到什么效果。”
 
  “中国量化投资正当时”,在申毅看来,量化绝对是资管行业的未来,只是现在唯一需要的是时间。当2018年价值投资再次经历市场磨练,而量化投资仍然保持正收益,其“追求与市场涨跌无关的超额收益”的路线倒有些剑宗的意境,在申毅的体系里,只有量化才是终极信仰,而中西的冲击、刚柔的调和才有了创立至今的申毅投资。
 
  对于名利,“如果能让后辈评论说,那是一个剑走天涯的量化宗师,此生足矣。”
相关资讯